第1621章 欺骗

第1621章 欺骗

唐亚看着他们两个嘻嘻哈哈,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大,“你们这腻腻乎乎的样子真是令我这个孤寡老人嫉妒啊。”

她也有意和胡悦拉拉近乎,于是便夹了口菜,眼睛一亮,“真好吃!”

胡悦笑出了两个可爱的酒窝,圆乎乎的脸上满是满足和幸福的表情,“是吧,姐姐喜欢就好。”

肖乃新也笑眯眯地看着唐亚,眼睛亮晶晶的。

“哎,胡悦,你的手艺是真不错。”唐亚毫不违心地夸赞道,“我好久没有吃到过这么好吃的家常菜了!”

“喜欢就好喜欢就好,”胡悦笑得更加开怀,“小时候我还幻想过当一个厨子呢,要不是爸妈拦着说不定我就真去学厨师了。”

“埋没了埋没了,”唐亚一边吃一边道,“你这手艺,确实和五星级大厨没什么区别了。”

“是吗?”胡悦显然是一个单纯无害的小姑娘,听到这话高兴地脸都涨红了起来,“那唐亚姐姐以后常来,我变着花地给你做吃的。”

“成!”唐亚点点头,算是答应了下来。

等到三个人酒足饭饱,肖乃新准备去洗碗,胡悦又拦住了他,“唐亚姐姐难得一趟,你多陪人家说说话。”

说着,小姑娘还从厨房里端出了一个切好码得整整齐齐的果盘,递给了肖乃新,“你们俩在阳台上看看风景,一会吃完饭多留姐姐在家坐坐,我等会回去值个夜班。”

肖乃新对胡悦的话是言听计从,点点头从善如流地接过了果盘,转头和唐亚出了餐厅。

初秋夜风微凉,月色皎洁,唐亚坐在阳台的摇椅上看着外头的万家灯火,心中升起了无限感慨。

“怎么样,普通人的生活如何?”肖乃新从屋里拿出了小铁叉递给唐亚,问道,“这不比组织里刀尖上舔血的日子要舒服多了?”

唐亚点点头,看着屋里忙里忙外的胡悦,抬了抬下巴,“她是什么工作?”

“医生,你记得我有一回出任务受伤吗?就是在她们医院里治疗的,她是我主治医师的研究生。”肖乃新看向胡悦的目光像极了当初陆慎看着秦溪的目光,柔和且充满着爱意。

“我当初也没想到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,那时候只是觉得她很有趣,想说当个朋友,一块玩玩游戏聊聊天什么的。”

肖乃新自嘲一笑,“咱们这种人,注定不能过普通人的生活。可是相处着相处着,不知为什么就想和她过一辈子了。”

“她家里人同意你和她在一块?”唐亚疑惑地问道,“看起来是个教养很好的女生,家里头应该比较幸福美满吧?”

“起初阻力是挺大的,”肖乃新回忆道,“组织的事情肯定不能让他们知道,但职业也很好掩饰。难的是解释自己的出身。”

组织里大部分人都是孤儿,是组织给他们提供了教育和生活,将他们养育成人。没有家人,没有背景,这才是最难解释的地方。

唐亚了然地点点头,明白肖乃新的意思,并一言不发的等着他继续说。

“悦悦家父母都是读书人,算是书香门第也不为过。她父母知道她找了个孤儿,当场就让我们分手。不过胡悦据理力争,加上我也出面和她的父母亲聊了几次,证明自己无论是心理还是经济状态,社会关系都很健康,他们也就渐渐松口了。”

“他们也是明白事理的人,”唐亚感叹道,“也实在是开明。”

“可不是吗,但凡是保守或者强权一点的家长,肯定早就强迫女儿和我分开了。”肖乃新感慨道,“所以我也很感激他们,给了我一个机会。我也会用尽全力去对他们的孩子好的。”

“你有这个心就很不错了。”唐亚欣慰地笑了笑,“最怕你不知好歹,对人家姑娘三心二意或者欺负她。”

“姐,”肖乃新做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,“你是知道我是什么人的呀!我怎么会干出这种事!”

“谅你也不敢,”唐亚瞪了他一眼,挥了挥拳头,“要是你以后有对不起人家的地方,小心我揍你!”

“饶命,姐饶命啊!”肖乃新忙捂住头,两个人笑作一团。

胡悦很快换好了衣服,和唐亚打了声招呼离开了家。

唐亚笑着将她送出了门,转头表情就严肃了下来,“肖乃新,你过来,我问你件事。”

肖乃新有些不明所以,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听话照做了。

“你告诉我,她知道你的真正职业吗?你刚才和我说对她父母说了谎话,在职业上造了假,那她知道吗?”唐亚一直憋着没问,直到小姑娘离开这才终于问出了她心里的疑惑。

肖乃新的笑容一下就僵在了脸上。

唐亚心直直地沉了下去。

“肖乃新,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做什么吗?你这是在骗婚,在欺骗人家女孩。”她脸色阴沉,“我还以为你和人家说过自己的职业,还以为人家在知道你真实职业之后还愿意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我,”肖乃新低下了头,脸上浮现出的是扎扎实实的愧疚,“我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说,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。”

“合适的机会?”唐亚嗤笑,“这还需要什么合适的机会?你要知道你做的可不是什么安全的见得了光的职业!说好听点,你是特工,说不好听的,你就是个间谍,是一个永远见不得光的阴沟里的老鼠!”

“姐!”肖乃新猛然抬起了头,愤怒地盯着她,“难道是我自己想要当这个老鼠的吗?难道是我自己想要成为孤儿的吗?我没得选!”

“你有!”唐亚提高了音量,“早在我救了你之后,你就可以选择离开组织,选择成为一个普通人,一个正常人。”

唐亚眼中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“我和你说过组织的可怕,说过组织的无情无义。你可知道要是组织知道了你现在做的一切,他们会如何对待你,对待胡悦吗?”

“我知道,”肖乃新眼眶瞬间红了,疯狂地点着头,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你既然知道,为什么还要让胡悦和你一块承担这种风险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