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阴兵借道

嗨~

诸葛孔平闻言顿时放松了下来,他道是需要什么宝贵的东西,原来不过是些阿堵之物而已。

他们夫妻二人经营宝发庄多年,可从来没有在这上面紧缺过,否则怎么养育两个孩子长大成人。

若是经济困难,又怎会允许运高整天去找那个庄士敦,研究那些稀奇古怪却又极为烧钱的事物。

“如此就好!”

见诸葛孔平一副毫不缺钱的模样,清风点了点头当即开坛做法。

“谨请阴府开阴门,化作兵马来扶身,兵来坛前领吾令,马来坛前听吾意”

只见清风换上一身黄色法衣,脚踏禹步挥舞起手中的桃木法剑,纸钱在空中飘洒不断。

“五方阴兵阴将速来临,神兵火急如律令,敕!”

随着清风的这一声喝令,堆在坛前的两摞金银元宝瞬间爆燃起熊熊大火。

咔哒!咔哒!

仔细聆听下,通幽之处马蹄声不断响起,伴随着兵甲交鸣之声离众人越来越近。

很快,便有上百骑跨着幽冥马,手持刀兵身披冥甲的阴兵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。

“快低头,趴在路边不要乱看!”

诸葛孔平面色大变,二话不说就把没有修为护身的运高和小花按倒在路边,并叮嘱他们绝对不可以睁开眼睛。

“清风,你怎么把阴兵给召上来了!”诸葛孔平来到清风身旁着急问道。

他现在只感觉一阵头大,要知自古以来但凡阳间出现阴兵之地,不是有天灾便是有人祸。

与鬼差职司不同的它们主杀伐灾祸,常人冲撞顷刻间就会被勾魂夺魄,连讲理的地方都没有。

就算是修士见了,也得乖乖靠在路边让它们先行通过,丝毫不敢招惹对方。

哪怕清风身具天师道统传承,也需先行向地府上裱奏书,方可调拨动用阴司兵马。

如果不按照章程规矩来,那可就是私自调兵遣将,是要下地狱走上一遭的。

“道友你不是不缺钱嘛~”

“这哪是钱不钱的问题!这是阴兵啊!”

见清风不慌不忙的样子,诸葛孔平快要急的跳脚。

尤其是在那些阴兵列好阵势的一刻,他背后的汗毛都被惊得竖了起来。

呛—!

百骑阴兵为首之人下马拔刀横立,向法坛缓步走来,而后在诸葛孔平惊愕地眼神中单膝跪地。

“奉钟判之命,罚恶司百骑长见过清风道长!”阴兵双手奉刀面无表情道。

“谁说我没有上裱地府阴司了~”清风上前接过令刀,笑问诸葛孔平。

与对方这类寻常道士不同,他茅山天师传承优越之处就在于权柄。

早在授箓传法时,他就在地府阴司中挂了号,凡是开坛行法必有阴神临坛相助。

更何况此界仙神不显,地府也只剩下钟馗主持大局,他何须再另行奏请。

“那你不早说,害我差点尿了裤子!”

诸葛孔平听后连连抱怨,这些阴兵不禁让他想起了先前在鬼门关前的遭遇,又怎能不心生恐惧。

“好了,赶快掏钱吧,有它们出马那些恶鬼还不是手到擒来!”

清风示意诸葛孔平不要浪费时间,不然若是有无辜之人被害了性命,可是都要算到他头上的。

“对对对,还是赶紧请它们出手为好!”

诸葛孔平点头之际,忙从衣襟内掏出一大叠冥钞,细细一看其中每张数额都不小于一万两。

轰!

施法引燃下,这些冥钞转瞬化为灰烬盘旋在阴兵百骑长周围。

可百骑长却是对此无动于衷,反而嫌弃得撇了一眼后挥手将其驱散。

“这,它们为何拒收呢?”

诸葛孔平是万分不解,但他又和阴兵们说不上话,只好求助得看向清风。

清风替其询问后才得知,地府因通货膨胀已经废除了各地的冥币体系。

在新聘请的冥行大班还未上任前,想动用它们只能使用阳间的真金白银。

“妈的,这帮鬼还真够贪的~”

得知了缘由的诸葛孔平暗暗叫骂,但还是不得不乖乖从兜内掏出十几个大洋来。

只是就凭这点银钱,还不足以打动这些阴兵们。

“它们到底要多少!”眼看时间耽误了不少,诸葛孔平不由有些心急问道。

阴兵百骑长听后转头望去,顿时露出了渗人的笑意,如同盯着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
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通!

重物落地声响起,诸葛孔平在看到突然出现的木箱后,眼睛差点瞪了出来。

如果没有看错的话,这木箱可是他夫妻俩攒了半辈子的家底,里面足足有二十根小黄鱼呢。

“抢劫啊!”

诸葛孔平下意识的想向木箱走去,但百骑阴兵却是齐齐抽刀,散发出阵阵冰冷的气息。

这次之所以能商量,不过是看在清风的面子上,否则便是拘了你全家魂魄又能如何。

“大贵算了,千金散去还复来,眼下处理那些逃脱的恶鬼最重要!”

王慧见状连忙上前拉住诸葛孔平,一旁白柔柔也是紧跟其后拽住了他的袖子。

“那好吧~”

诸葛孔平也不是不知轻重缓急,被两人拽住后顿时醒悟,也就顺势就坡下驴不作声了。

难不成还真因为点钱财,让他跟这些阴兵拼上一波啊,他又不是失了智。

而交易既已达成,阴兵们自是不会在此逗留,当即化为一股洪流向山下冲杀而去。

阴兵借道,万物俱静!

夜色下镇中刀兵硕硕,兵甲之声接连响动,但却是鸡犬趴伏不敢发出丝毫声音。

就连懵懂小儿都停止了啼哭,安安静静的躺在襁褓之中。

在身为阴神地祇的它们面前,那些恶鬼根本无法隐藏身形,通通被搜寻出来当场斩杀。

可能是杀得兴起,这方圆十数里之内的孤魂野鬼,也被它们捎带手的处理了个干净。

片刻之后,百骑阴兵尽数回返。

“恶鬼已通通伏诛,我等当归地府,告辞!”

百骑长对清风抱拳,随即便率队向通幽之处纵马而去。

在它们的后面,还牵引着数条铁索,也不知是拘了哪些倒霉鬼的魂魄。

“唉~,十几年的努力就这样一朝散尽了!”在阴兵们彻底离去后,诸葛孔平沉沉叹了口气。

当初若不是他贪念那具铜甲尸,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地步,可真是自食恶果。

“师兄不要灰心,你要是用钱的话,师妹我这里还有~”

“我们用不着!”

见事情终于结束,两女这时忍不住又再次争吵了起来,搞得诸葛孔平是左右为难。

不过在清风看来,手段高明的白柔柔,如今已是半个身子踏入了诸葛家的门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