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束手无策?

听到张天海的这句话之后,李淳飞已经知道答案了:团座果然还是没有听进去,他就是这么纯粹的一个军人,就想着如何和小日本血战到底,却没有想过,自己的前途会是如何地危险。

正所谓,人怕出名猪怕壮。

在李淳飞看来,战区警卫第一团身上的光芒已经太亮了,甚至已经是前线部队的一张名牌了,谁都知道,只要用了这支部队,就大概率是有胜算的。

可有的时候,太过耀眼了也并非好事——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石突于海浪必涌之。

“卑职知道了,团座。”李淳飞苦笑了一下,然后不作其他说话了。

“这样,你要把你手头上的工作抓好,特别是你手头上的这几个营,那可都是咱们团的主力部队,无论如何,你都得抓好了。”张天海叮嘱了一句,至于那些什么独立大队的,在他眼里,都不算正规部队,只是挂了个名字罢了。

嗯……如果独立大队能发展成为一个战斗力极强的部队的话,张天海不介意将其改组为独立营的。

就在这时,旁边跑了一个中尉,向张天海、李淳飞二人立正敬礼道:“报告团长、副团长,第一兵团和第二兵团紧急来电,需要您们二位回去处理!”

“究竟是什么内容?大致说一下?”张天海眉头轻皱,在这个时候来电,那肯定是有事儿了。

“是这样的,第一兵团总司令部电令我们团即刻开往南昌;第二兵团总司令部电令我们,让我们团暂归第一兵团指挥,并且服从命令!”参谋如实报告道。

“好,我明白了。马上通知全团营级以上主要军官集中团部,召开紧急会议!”张天海终于是拿出了他那大团长的威风了。

“是!长官!”参谋应了一声,然后回去了。

……

一小时后,已经穿戴整齐了的张天海,正在会议室内静候着他的营长们的到来。

来参会的人员本来就是营级以上的主要军官,所以说,人员也不多,会议很快就开始召开了。

开会的地方依然是简陋,只是清空了一间小房间之后,就在里面进行摆放一些桌椅,就完事儿了。

“诸位营长,我张玉麟今天把你们给召唤回来,是有紧急军务的。接上级通知,要求我们从即日起,立马准备开赴南昌。”张天海身体微微前倾,双手杵在椅子上,整个人都充满了侵略性。

“团座,无论前途有多艰难险阻,只要您一声令下,卑职绝不皱一下眉头!”现任一营营长陆少杰率先起身立正敬礼保证道,作为张天海的老部下,忠心这一点,倒是毋庸置疑的。

“绝对服从命令!”其他营长也跟着起身立正敬礼保证道。

看着面前的众人,张天海顿时是信心十足,作出了他的决断:“部队以第四营、第五营、第六营为前队,携带包括骑兵营、辎重营在内的团部直属队先行前往南昌,第一营、第二营、第三营的部队则为殿后部队,由李副团长指挥,跟随大军往后撤离。相机撤离,不得延误战机。至于独立大队方面,致电徐飞龙,自力更生,不可叛国投敌。”

“是!团座!!”众人应声道。

“散会!”张天海阔气一挥手。

对于张天海而言,这是他能作出最正确的决定了——因为第四营、第五营、第六营这三个营中,除了一个第四营是老牌部队之外,其他两个营,可都是新编部队,让他们殿后,无疑是拱手让敌的。

第一营、第二营、第三营的营长和其中的基干部队,可都是团里的老兵为基干了。

此时已是初秋之天气,四周都是一片萧瑟,到了晚上,就是一阵秋雨连绵了。

由于这不是一次小的作战行动,这是警卫第一团成团以来,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了——包括从直属第一团的时候开始。

指挥这么大一支部队行动,张天海也不想着急于求成,稳定第一。

这倒也不是张天海优柔寡断,而是因为他知道,大战不会在近期爆发,特别是万家岭大战。

按照张天海的推测,日军此时应该是在积极备战,特别是后期作为万家岭大捷的主力部队第一〇六师团已经元气大伤,正处于漫长的恢复期当中,断然不可能立即投入战斗的,所以他还有一点时间。

时间不用多,十天之内赶到南昌就够了。

……

在第九战区这边,张天海的战区警卫第一团已经在缓慢地进行撤离的时候,第五战区的战斗可没有停止。

不错,第五战区的战斗正是围绕着富金山一带正在进行的战斗。

经过连日来的战斗,不仅是第三十六师的部队伤亡很大,就连是日军的伤亡也不小。

一连几天,日军已经使尽浑身解数,采取了包括毒气弹攻击在内的进攻措施,非要是拿下富金山头。

可结果呢?不仅是部队损失惨重,整个师团伤亡过半,就连大队长一级的军官伤亡也很多。

这种结果,令到日军第十三师团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十分难堪,他愈挫愈勇,想要打下富金山山头以一雪前耻,可结果呢?仍是畏葸不前,部队损失惨重。

“报告师团长阁下,前方部队再一次战败,我军部队,急退!”一名军官跑进来报告道。

只见荻洲立兵脸上立马是涨得一片通红,然后他大喝了一声:“八嘎!!”

“啪!!”

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那名军官的脸上响起。

毫无例外,他已经成了师团长荻洲立兵中将的出气筒了。

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“哈伊!”那名日军军官应了一声,然后无声地低下了头。

“马上命令炮兵部队,继续开火!!”荻洲立兵气急败坏地骂道,浑身上下,已然是战栗了起来。

不是因为其他的,而是因为日本国内,俨然已经出现了一种声音——“我军在支那北部前线,遭遇强敌,实则是束手无策……”

若不是因为此原因,他又何至于此?

……

PS:更新送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