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放下身段的男人

郭新西脑海里突然闪过以往记忆的片段。

“新西,你只能是我的。就算死也只能躺在我的尸体旁。”

昏暗的房间里,女孩被压制在床上,身上的男人像是在无情的宣告着某种契约般对着身下的女孩说道。

郭新西有着和床上女孩一样的窒息感,压的她喘不过气来。

“啊!”

身上的男人被猛的推开,郭新西一只手扶着身后的墙不断呼吸,另一只手不断的敲着脑袋,希望能再想起些什么!

秦晟睿看着眼前痛苦的郭新西,急忙伸手制止住那只她不断敲打自己的手!略显慌乱的问道

“怎么了?新西!”

“我,我好难受。呼吸不上来,可是又什么都想不起来!”

男人愣了一下微微蹙眉,不确定的试问道

“你想起什么了?”

“我…我看到一个男人把我压制在床上,告诉我…我就算死也只能躺在他身边。”

郭新西抬眸看向眼前的男人,虽然记忆很模糊,但她还是直接又肯定的问道

“那个男人是你对不对?”

秦晟睿一时语塞,没错,是他。可是这对于两人都不是什么好的记忆。

那是她的第一次逃跑,被他拦路抓了回来。那次,差点要了她的半条命。因为她的不听话和倔强,他将她关在房间里半个月,直到她绝食昏了过去。

秦晟睿伸手将郭新西搂进了怀里,轻轻安抚着对方

“刚才吓到了你了对不对?以后不会了。想不起来就不想了。嗯?”

耳边男人轻柔的声音和刚才的他判若两人,郭新西不得不承认她贪恋他的温柔。

“秦晟睿,我们分手好不好。我好怕,怕我以后不想离开你!可是我知道我们以后不会幸福的。”

秦晟睿松开怀里的人,看着对方平静而又坚定的目光,心仿佛被人攥在手里一般,可还是压制着自己的戾气,他不想再吓到她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们不一样,秦晟睿。在你的认知里你认为毁掉一件衣服和毁掉一个人的手臂是一样的?这太可怕了!”

“我并没有做什么不是吗!他的手臂还是好好。”

“那如果那天我没拦住你呢?是不是以后我们每次都要上演这样的戏码?”

郭新西看着沉默的男人,知道他那样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不可能真正理解她。

“我们之间的差距就是那件衣服我赔的起,可是师兄的手臂不一样?你赔不起!”

“我一样赔的起!”

男人笃定的说到。

郭新西轻笑,果然,这个男人是不会理解她的。

“不,你赔不起。你不了解师兄,他的梦想是拍出一部他喜欢的电影,获得大家的认可,手臂是他梦想的翅膀,你那么做会毁了他的梦想。”

“我可以让他实现梦想,哪怕没有手臂。”

男人平静的说出这句话。是啊!以他的身份地位,那些名誉和声望他给的起,甚至就像她赔件衣服那样简单。

“秦晟睿,在你心里是不是所有事和人都有一个等价交换的筹码?只要筹码够你觉得你能搞定所有事是吗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男人不假思索的回答,他就是有这份优越和自信。

“那我呢?在你心里,我值多少钱?”

“这不一样!他们不配与你作比较。你是无价的!”

“怎么不一样?我们都是人。别人的梦想与他们就像我与你一般!你懂吗?”

秦晟睿看着她眼里的受伤与痛苦,心里不是滋味。新西,如果这是你想让我理解的,我可以理解。

“新西,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。我向你保证,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。”

郭新西看着放下身段哄着自己的男人,心里乱的不行。

见识了他的薄情与偏执,她知道她不该再靠近他,可是她又不舍得。

入骨偏爱情相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