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我已经10周岁了哦!

“你说有人知道?难道旧日游戏还有内幕?”大叔惊道。

“游戏这东西,是拟定出来的规则,就肯定有内幕,旧日游戏也不例外。”许白看着森林那边说道:“只不过如何提前找到有用的信息,或者如何成为知道内幕的人,这就要各凭本事。”

“你知道点什么?”赵晴天问道。

许白点头承认,“知道一点点消息。”

“有个叫克里希斯顿的玩家,这家伙为了拉莱耶降临准备了很长的时间,背后也有团队在帮助他,对于克苏鲁和拉莱耶的信息,他掌握的或许是所有资格玩家都比不上的储备量。”

他说着,就带着两人往岛屿内部的森林里走去。

“那两个黑袍人我看着有点可疑,明显像是有备而来,先跟踪那两个黑袍人,或许能发现意料不到的消息。”

赵晴天并没有纠结许白是怎么知道的这个消息,反倒是问说:“你的意思是,除了全球副本外,克里希斯顿还有别的目的?”

许白打了个响指道:“猜对了您内!要不要奖励修格斯小丸子一份?”

赵晴天:“......”

见赵晴天没反应,许白看向旁边的大叔。

大叔笑容十分尴尬,连忙摆手拒绝。

只有修格斯像是被冒犯了一样,生气的模拟出一只纤细的小触手,用力的敲打许白的脑壳。

不多时,他们已经完全进入了森林的部分。

外面的海浪声明显减弱许多,这片岛屿寂静的吓人,偌大的岛屿当中,植物长得还算有足够的营养,可却罕见的不存在任何生物。

没有野兽、没有虫子,宛若被遗弃的荒岛,这里本就不存在任何生灵,就连忽然进入岛屿的人类,都像是冒犯了这里的宁静。

“我明明看见他们往这边走的啊,难道他们精通反侦察术?”许白往里面跟了半晌,最终迷失在了这里。

“关键是你的侦查手法也不高明好吧。”赵晴天吐槽道。

一路上,大叔都有些忐忑不安。

“许白,你说害死杰森的凶手到底是谁?会是你说的那个克里希斯顿吗?”

资格玩家的死依旧是个谜,但比起追查死因,找到纹章更是首要的任务。

许白摇摇头说道:“不知道,是玩家害死的这个说法,也都是猜测的,不排除真的是杰森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然后承受不了恐惧,理智值瞬间掉光,连发疯的机会都没有,直接死亡。”

“或者他的确是被玩家害死的,但害死的手段就是让杰森去看见了不可承受之物。反正这并不矛盾,死因可以靠想象力去推测,但想的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情。”

他说着,指了指自己脚下的土地。

“拉莱耶城就在脚下,谁知道我们会在这个岛屿上看见什么。”

“也有可能是我们无法看见的怪物,但只能由杰森去看见,利用其它人无法解释的手法去杀害的杰森。”

“无法看见的怪物。”大叔咽了口唾沫,担心道:“你的意思是...会有鬼!?”

许白解释道:“应该不是鬼,就是那些只有在理智值较低才能看见的玩意,就是那些家伙吧,就好比我曾经见到的影子怪,只有一团虚影,可形状奇葩的难以去描述。”

“那个时候还没有旧日游戏,我从小时候就不断能看见,其他人也都看不见我所说的影子怪,我说的是这种东西。”

不可避免的是,在这座岛上,的确有能让玩家丧命的存在,无论是敌是友,这都不禁让玩家们紧张起来。

既然许白跟丢了黑袍人,三人也没有学会过任何侦查的手段,索性也不再继续寻找黑袍人的踪迹。

这段时间他们和其他玩家一样,都在岛屿当中寻找纹章,只是不断深入森林里面,他们也没有发现任何端倪。

“克苏鲁的纹章,会藏在岛屿哪呢?”赵晴天裹紧了自己的黄色斗篷。

她又在一片草丛里翻找着,结果又是毫无收获。

“杰森的位置是在海岸边,纹章在他身上发现的,同时拉莱耶也在海底,这两个方向都是有关海水,你说会是在海岸的水边飘着吗?还是会在海底?要玩家们钓鱼?”

信息少得可怜,能把这些关键的片段连接起来,赵晴天竟然得到了用钓鱼的方法,去把纹章钓到手中的结论。

“说不定就像是寻宝一样,找个山洞,在里面兜兜转转的尽头里面,真就可以找到个宝箱,宝箱里面藏着克苏鲁的纹章呢!”许白说道。

大叔开口道:“你确定?如果真的就藏在山洞里面,那么肯定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能够获得。”

“也许尽头有纹章的同时,很可能有某些机关?魔法阵?甚至又是那些旧日生物会被释放出来?”

“拉莱耶都还没开启呢,游戏运营应该不舍得让玩家死的那么快。”许白认真道。

结果话音刚落,他就被赵晴天和大叔盯着。

许白微笑着解释道:“当然,我是个例外。”

几人继续往里面深入,依旧没有发现黑袍人的踪迹,这些被森林掩盖的地域不算幽闭,现在全球并没有黑夜,照明充足的他们不会容易遗漏细节,不过仔细的搜寻下,其实并没有任何有用的收获。

直至他们来到一处流淌着溪水的通道边,这是被岁月所铸造出来的溪流,在靠近溪流边上的一块石头上,赵晴天发现了某个奇怪的符号。

扭曲的字符仅有几个字节,像是标记似的,但这和之前见到的,克苏鲁纹章上的某些符号极其相似。

“有发现!”

她立即招呼两人过来查看。

发现了这个细节后,三人立即在围绕这个石头的周围寻找。

果然没找多久后,许白又发现了和这石头上一模一样的标记,在雕刻在了前方的树干上,那微弱的印记痕迹,如果不是仔细的查看,肯定在经过的时候就会忽略。

三人都找到了某些规律,在不断按照这种类型符号的指引下,他们不断朝着溪流上方走去。

最后,顺着指引来到了最深处的水潭旁。

哗啦哗啦哗啦——

自上而下的瀑布流淌着冰凉的泉水,顺着断层截开的水潭流入小溪,然后又汇入了这片太平洋当中。

“最后的标记就在边上,要继续寻找的话,唯有在水下面找。”赵晴天说道。

标记指引到他们这里,要下水的话,这潭水并不清澈,反倒是深邃似极冰的湛蓝,往下透去的是深不见底的黑暗。

无人可知水底有什么,哪怕在现在他们都没有见到过任何怪物,也没有见到不可名状的召唤,但这一切,要潜入着无法看清的水下,着实让人有些打退堂鼓。

“里面会有克苏鲁的纹章吗?”大叔也摸不准。

要是里面真的有纹章倒好,要是水底下住着几个深潜者,或者藏着些能影响人精神状态的玩意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几人无言,心中都在斟酌该不该下水寻找,仅仅是个印记,也并没有百分百确定是克苏鲁的纹章,并且还伴随着未知的风险。

“我不会游泳。”许白说的时候理直气壮。

大叔看了眼赵晴天,“我下去看吧,你们两个在上面替我守着我也放心。”

说着,他从游戏商城里购买了一捆尼龙绳,当场脱下衣服后,显露出上半身那粗犷结实的肌肉,甚至双肩还存在着不断延伸至肱二头肌、手臂的青筋,那健壮的身形宛若一座铁塔那般坚硬。

大叔把尼龙绳绕着自己的腰腹几圈,然后绑了个结实。

他将另一头的绳系在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棵树前,然后对着两人说道:“我下去之后出事了,会给你们发消息,你们就帮忙拉我上来。”

“如果我没给你们发消息,时间超过5分钟的话,你们就主动发消息给我,我还没有回应的话,也要立刻拉我上来。”

就在三人商量完毕,大叔正要进入水下探查时。

几人同时听到了某种奇怪的声音!

隆隆隆隆隆——

那宛若来自远古的呼唤,邪恶的低吟当中时不时夹杂着诡谲难言的哀嚎,宛若极其强大的力量在宇宙的边际带来的召唤。

声音飘荡在天地当中,忽远忽近的邪恶吼叫,轰隆隆的直接炸响在他们的耳畔,恶魔的呼唤将整个波纳佩岛笼罩其中。

像是世界就如同深渊那般,所有人都在深渊的巨口当中,被深渊的恶意所包裹着,这种像极了邪神的呓语,由或是某种能勾人魂魄的召唤。

三人立即相视,从表情中可以发现,这种忽然的怪异并不是一两人的错觉!

大叔汗毛炸立,他的声音有些虚:“之前做的噩梦里面,我听到过的这种呼唤...在噩梦里面就是这样子的声音!”

“看样子你们也听到了!就是这种奇怪的,始终循序渐进,时远时近的呼唤!”

“我原本以为这只是在梦里面...现在...真的出现了!”

大叔说话时,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,突然袭来的惊吓让他还没准备好。

他四下张望,岛屿还是那般的寂静,除了身旁的瀑布落水声之外,这里似乎就没有改变。

赵晴天相对比较镇定,或许是他穿着黄衣和带着面具的关系,哈斯塔能帮助他减少这一类的影响,这种突如其来的呼唤对他来说,被削减了太多。

大叔和许白在耳边听着的是巨大的回声,可在她的耳中,也仅仅是细如蚊呐那般微小。

“我的理智值还是好的,还没有减少。”

“不过我也听见了。”

“我的理智值也算稳定。”大叔也表示自己没有减少,可额头已经开始渗出细汗。

许白脸色凝重道,“或许这是拉莱耶城降临的前兆。”

“全球的噩梦事件,也或许是个开始,这种状况恐怕会愈演愈烈。”

“我们身处在最接近拉莱耶城的地方,自然感受到的影响会比较强烈,如果没有感受到任何影响,这才是奇怪的。”

他走到了水潭旁继续说道:“或者,说不定是我们快接近到了克苏鲁的纹章,这个声音就是来自纹章的提示。”

哪怕这种像是邪神的低语,都无法撼动他们的理智值,可是不断在他们耳边骚扰的低吟,听久了还是十分让人隔音。

缓了会的大叔明显适应许多,接着,他也没有犹豫,检查好了绳结没问题后,朝队友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留给玩家的时间越来越少,波纳佩岛终究是危险的。

身处在怪物的巢穴当中,能否顺利前行,皆有命数。

咚——

大叔直接如大鱼跃入水中,直接跳出了大量的白沫浪花。

在大叔下水后,留着许白和赵晴天在等待结果。

在大叔刚潜入水中几秒时,还能够看清他的身影,可仅仅数秒过去后,就已经是一片深邃的冰蓝色,哪怕水潭的上方没有任何光线的遮挡物,光照依旧打不开这水底。

邪神的呓语依旧在许白耳边回荡着,灰雾的天就像即将要塌下来那般,宇宙之外的银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克苏鲁的梦境、消失的黑夜、遮天蔽日的灰雾还有从梦境发生在现实的邪神低语。

至少α级玩家还能够扛得住,要是换做普通人待在这里,怕是没一会理智值就开始严重下滑。

时间还没过去两分钟,大叔那边也没有消息,许白却眼见的在远处见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。

“黑袍玩家!”他惊讶道。

两名黑袍人就在远处经过,其中一人还捂着耳朵,看样子应该也是听到了邪神的低语。

许白见状立即起身,“你在这里等着大叔,我去跟踪他们!”

“要是真出事了,我一个人能拉得动大叔?”赵晴天说道。

“大叔有职业技能,他可以瞬间强化自己,你也升级过属性点,不至于那么弱。”

说着,许白躬身蹦蹦跳跳的往黑袍人那边追去,真就不担心大叔和赵晴天两人。

这里本来就有瀑布声,以及忽然出现的巨响,那完全是带着恶意的吼叫,还有溪流声,不远处的海浪声,足以掩盖许白跟踪所制造的噪音。

黑袍人看样子也没有发现鬼鬼祟祟的许白,步伐也不紧不慢,许白这次没有跟丢。

跟着他们走,这两人看样子就很像是教团的家伙,许白还记得当中有个叫克里希斯顿的玩家,正是代表着银色暮光密教团来参加这次活动,并且试图解放克苏鲁。

“这俩货肯定是有备而来的!”

许白一路跟着,不多时居然跟着这两人走出了森林,他也没发现这两人有什么秘密,反倒是回到了刚开始的沙滩这边。

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其中一个黑袍人朝着大海在跪拜,那样子似乎口中还在念念有词,可惜隔着太远听不清楚。

另一名黑袍人则没那么虔诚,他只是站在同伴身边,静静等待着同伴的祈祷。

“至少现在可以确定,他们不是什么大法师,而是实打实的邪教徒了。”

“竟然又是同行,克里希斯顿吗?那么另一个人又是谁?”

盯着看了半天也没什么收获,许白忽然觉得自己被耍了的感觉,他就真盯着这邪教徒不停对大海朝拜歌颂。

赵晴天那边也给他发来信息,表示大叔安全登陆,并且在水底成功的找到克苏鲁的纹章,要求他先回去集合。

1000旧日骨髓落单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在游戏系统随意应付了一下赵晴天,许白又盯了好一会,确认没有任何收获后,便原路返回。

只是刚动身,他便犹豫的停下脚步。

“你好呀。”

在许白眼前的,是一个只有1米4左右的小女孩......

小女孩还穿着没有任何校徽的校服与短裙,过膝白袜下的小皮鞋沾着污秽的泥泞,可爱稚嫩的脸庞上,纯真无邪的双眸非常吸睛。

白嫩的小脸蛋让人看着,比起夏日里的冰镇草莓还要甜的多,不禁能让人心都软化了。

“挺厉害啊。”许白笑道:“现在的小孩子都是什么妖魔鬼怪,年纪轻轻居然还是资格玩家。”

小女孩的声音像是棉花那样软。

“按照人类理解的规则去定义的话,我现在已经10周岁了哦!”

......

......

全球旧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