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奇怪的感觉

就算是他这么天资聪颖,再加上无数的丹药药草,仙草辅助都没有那么快。

而且前期修炼的话不能追求速度,需要打好基础,只有良好的根基才能孕育出参天大树,这是无始一直坚信的,他也是这么做的。

等到他成长为超级巨头之后,他也发觉这样做是无比的对的,所以他对叶凡这样,张口就来的样子很是不爽。

好像这个世界上修炼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一样,他还真的太需要被打击打击了,等到叶凡遇到修炼的瓶颈就知道天高地厚了。

有的人一辈子都被卡在了二十九级的瓶颈上,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突破,直到老死都是那样的。

“你还是好好修炼吧,打好根基以后才能修炼得更好,不然你根基虚弱的话,以后遇到强者直接一招就把你收拾了。”

“你想要修炼的那个空间技能虽然有点意思,但也不是没有任何缺点,缺点可不止是你肉身的虚弱啊。”

叶凡听着无始说的话,他总觉无始好像能够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一样。

“他是不是知道我在想什么?“叶凡突然警惕起来,他怎么感觉无始什么都知道一样的。好像只要他心中有一个想法,无始都知道。

“这我都看不出来,那我白活了几十年啊,不过谁想要看你在想什么啊,我吃饱了撑的,看你一个小败类心里想东西?”无始鄙夷的看着他。

不过此时叶凡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有趣的想法,“我是不是应该复制一个能够看穿别人心思的技能啊?如果那样的话,对我以后的修炼和行走江湖可能有很大的帮助。“

叶凡突然发现自己又有了一个非常无敌的想法,如果自己真的能看穿别人的想法的话,那自己行走江湖,简直就是无比的顺利。

以后要是谁对自己有想法,想要害自己,他一眼就看出来了,能够将危险风险扼杀于摇篮之中。

这简直就是赚的不能赚的事情了。

“哈哈哈,我怎么这么天才,要是我早来到这个世界几个月,恐怕我现在已经是一方巨头了吧,什么无始,什么大帝,什么天尊全都是我的手下,哈哈哈。”叶凡在原地傻笑,他又傻笑起来。

在这个荒凉的地方,如果有人看到他的话,一定以为这是一个什么恐怖的家伙,叶凡和这个场景搭配起来,实在太诡异了。

无始看着他傻笑的样子,真的不想说他,还好他不是在叶凡的身旁,如果让别人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话,还以为他也是一个神经病精神病或者疯子,要把他抓进精神病院去了。

这让他的老脸往哪里搁?

“我去,你不要再笑了好不好?你笑起来的样子很丑哎,我都不想多说了。还有你注意点你的形象好不好?简直就像一个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。”

叶凡吐槽道,“你懂什么?我开心一下不好吗?我以后可是超级强者,你不要这么对我说话,不然以后……”叶凡没有再说下去,他觉得自己确实有些飘了。

说话居然有些无所畏惧,在他的灵魂中怎么也有一个性格古怪的转世大佬,他这样的哈是不是不太好?

“好了,不和你说这些了,我要去找那个老师去了,不知道他在没有在那间屋子里,还有他能够教我什么呢,要是能教我些无敌的法术就好了。”叶凡走到那个破旧的房屋门。

那木门看上去好像很久远的样子,很久都没有打开过,上面有一把很古老的锁,透过门缝向里面望去,里面也是黑漆漆的,什么都看不见。

这让他有些失落,他还以为那个老师会在里面坐着,倒着酒菜等着他呢,可是现在居然人头没有,而且看样子非常的冷清。

人很久都没有回来过了,叶凡无奈的,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,“难道他是骗我的,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人。我的那个老师呢?这也太不负责了吧?”

“你的那个老师不是叫你明天早上的时候去学校大门口等他吗?是你要上来的,怪得了谁?”

“我,我只是先来验证一下他是不是一个高手而已,而且,我不可能就那样一直呆在天亮啊,到时候那些人还以为我是一个什么叫花子呢。”

叶凡很沮丧,看着四周的一片荒凉的景色,完全打不起精神来。

“那我现在做什么呢?总不能就在这里坐一晚上吧?这里冷飕飕的,好不爽。”叶凡有了下山的念头,既然在这里找不到人,那他还不如找一个舒服一点的地方休息休息。

这山顶看上去让人很不舒服,而且是非常的不舒服,如同想要找一个演诡异电影的场景,这里简直就再合适不过了。

叶凡刚要下山,突然他就感觉到了一种十分难受的感觉,那让他的全身都不舒服,就像是要打个喷嚏打不出来,伸个懒腰伸不出来一样。

身体中完全压着一股子劲,异常的难受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叶凡十分警觉地朝着后面看过去,不过后面什么都没有。他皱起眉头,“难道是我弄错了吗?”

叶凡又仔细地看了看,场景依旧是熟悉的场景,没有任何变化,不过他就是感觉整个空间好像真的不一样了。

具体是什么他说不出来,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感觉到,虽然说不至于让他如坠深渊,但是那股难受的尽头确实让他受不了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叶凡也没有心思去问无始,遇到危险也不能一直问他,这样会显的自己很无能的。

他要自己解决一些事情,毕竟自己的身体中可是一个外挂的。

寒风向着叶凡吹过来,他缩了缩身子,“这风?好像带着一股甜味?”

叶凡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,“这风怎么会有这种味道呢?我上山的时候,可是一朵花都没有啊。”

就在叶凡思索的时候,那在古树上的乌鸦突然睁开了眼睛,他的眼睛特别的黑,宛若一个黑洞要将叶凡的眼神吸进去一样。

“给我断开。”叶凡的神魂异常强悍,直接硬生生地断开了那种联系,不过这也让他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从复制开始的王者之路